三里庵,淮河路,大學城。昨天是第26個世界艾滋病日,在省城三大“標誌性地段”,三群身穿白大褂的青春面龐,手舉“我是一名艾滋病患者,請給我一個擁抱”的牌子,主動向過往路人“求擁抱”。這些“患者”均為大學生,半個月前,安徽農業大學愛心社發起主題為“艾滋病與擁抱”的行為藝術活動,一周前,安徽大學和安徽大學江淮學院的學子也加入進來。
  【理解與尷尬】
  美女主動獻抱 男子威脅要報警
  當日10:00,三里庵國購廣場上,邱立和十餘名同學當眾換上病號服和醫生服,戴上紅絲巾,當雙手舉起寫有“我是一名艾滋病患者,能給我一個擁抱嗎? ”的牌子時,這個20歲小伙顯得很不好意思。“看著雖然熱鬧,卻沒有人獻身擁抱。 ”邱立小聲跟兩名同學嘀咕,“要不要主動出擊索取擁抱啊? ”
  剛這麼想,擁抱就來了。“還是個美女。 ”邱立事後說,“一個身材纖細,留著披肩發的女孩就上前要給我擁抱,之後對我說,‘我懂你想表達的意思’,之後就匆匆離開了。 ”此後場面迅速升溫,主動獻抱的人絡繹不絕。另一名同學劉俊菊剛看到一個男青年王兆祥走過來,還沒開口,王兆祥就主動張開懷抱,“嗨,美女,來抱一個。 ”
  在經開區九龍路上的安徽大學新區,物理學院的張小遠和7名同學站成一排,手舉牌子,在校門外主動向過路行人索取擁抱。一個上午,除了十餘名大學生“敞開懷抱”之外,不少路人對他們的行為持異樣眼神,指指點點。
  負責向市民發放宣傳單和安全套的王鵬是“最尷尬的人”,一上午的時間只派發出去5盒安全套。 “我手裡還剩下50多盒。”王鵬告訴記者,快到中午時,他向一位年輕男子發送安全套時,只得到八個字回覆“再纏著我,我就報警”。
  【溫暖與感動】
  護士不拒索抱當起防艾宣傳員
  此次活動的另一個地點——淮河路步行街,20歲的周鵬和他的十多名同學卻遇到了尷尬,“三個小時內,隊伍從百盛到鼓樓,舉著牌子走了四個來回,願意跟我們擁抱的只有9個人”。
  19歲的韓燦燦遇到的情景令她尷尬不已。 “一對情侶在我身邊路過,男的主動向前想給我一個擁抱,女友拉住了他,警告說,艾滋病人你也敢接觸。 ”韓燦燦笑著說,男子只好留下句“抱歉”,跟女友走了。
  當天下午,淮河路步行街人氣逐漸升溫,“艾滋病患者”索取擁抱的人比上午多出很多。 “在此次活動中,也有一些人給了我們很大支持。 ”參加活動的吳春艷回憶,與她們擁抱的,既有大學生,也有軍人,印象最深的是省城某醫院的年輕護士王小姐。
  “活動快結束時,王小姐主動走過來,給了我一個熱情的擁抱,叮囑我要好好活著。 ”吳春艷說,當時自己心裡溫暖極了。 “你們做了我曾經想做,但沒有勇氣做的事。 ”王小姐告訴吳春艷,她之前也參與過防艾工作。吳春艷說,活動尾聲,王小姐還拿起防艾宣傳單頁向路人發放,成了他們的宣傳員。
  【緣起與幕後】
  靈感源於外地社區校園同出力
  16:00,此次行為藝術結束了。淮河路步行街上,韓燦燦脫下了病號服,仍舊把紅絲巾掛在了胸前。艾滋病的傳播方式有限,正常人跟艾滋病患者平常的說話、握手不會引發傳染,韓燦燦覺得人們應當消除誤解,給他們一個擁抱,讓世界多一份溫暖。
  合肥市三里庵街道杏林社區對這次“行為藝術”也提供了大力支持,社區工作站的工作人員和志願者也積极參与進來。該街道計生辦負責人付康康說,艾滋病是人類共同的敵人,學生們的行為藝術創作很有社會意義。
  活動發起人,安徽農業大學愛心社社長許睿潔說,此次活動是模擬現實生活中艾滋病人的一個場景,創意來自4年前,出現在廣州街頭的“我有乙肝不是罪”街頭行為藝術表演。
  “這是我們集體創作的。後期得到了不少兄弟高校同學的支持和參與。 ”許睿潔告訴記者,他們想通過行為藝術,改變人們對艾滋病人的嘲笑和歧視,讓我們身邊更多人意識到,今年的艾滋病口號“行動起來,向‘零’艾滋邁進”並不只是簡單地喊口號,還應該從身邊的小事做起。
  【記者手記】
  理解和關愛是一劑良藥
  艾滋病作為至今仍無有效治療手段的傳染性疾病,在大部分人眼中是一種恐怖的存在。在很多地方,一些人成為艾滋病病毒攜帶者後,親朋好友都會離之遠去。其實,艾滋病的傳染途徑很少,艾滋病患者也並非都是通過“骯髒不堪”的途徑得病。理解和關愛是一劑良藥,讓我們伸出手來,送給艾滋病患者溫暖。(季雲岡、劉忠玉、吳洋)  (原標題:大學生行為藝術 “艾滋患者”合肥街頭舉牌求擁抱)
創作者介紹

藍霹靂

gh23ghcbq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